贵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弃仙妖娆

2019/06/21 来源:贵州信息港

导读

“狐仙?”谷衣轻声重复了一遍,不明觉厉,扯着阿九的袖子,好像要飞升成仙的人是她一样。有.意.思.书院“呵,狐仙……?”阿九冷笑一声,便沉默起

“狐仙?”谷衣轻声重复了一遍,不明觉厉,扯着阿九的袖子,好像要飞升成仙的人是她一样。有.意.思.书院“呵,狐仙……?”阿九冷笑一声,便沉默起来。“青丘山上,都是已经得道的狐仙。而且在上神界,青丘狐族都是极有威望的。我已跟狐族首领打好招呼,我过会儿再传你几成功力,提升你的修为,直接到了渡劫的境界,即可得道成仙了。”司徒刈不慌不乱地说着。“只有这个选择吗?阿九若是什么都不要,只想回我的狐窝呢?”阿九冷冷地抽气说。“阿九——”谷衣想不通她为何放着这大好机会不要,还要回到那凡间狐窝。凡间多少妖魔,到处吸人精气,不过是为了提升法力有一天也能渡劫成仙吗?她却偏偏不要。司徒刈云淡风轻,“你为归心做了那么多事,这是你应得的。”阿九对司徒刈福了福身子,轻声笑说:“我从来没去过青丘山,我不招人喜欢,也不想去受别的狐狸排挤。若是不能让我呆在归心殿,我还不如回我的小山头继续做我的狐大王,至少还有我的兄弟姊妹敬重我。”谷衣听了阿九的话,劝道:“少主也是为你想。归心殿这地方虽不比天界,可人仙聚集,仙气也是重的很,主宫之上更是如此。妖魔鬼怪留在这里久了,都是极耗修为的。”阿九一手甩开谷衣的手,对着司徒刈吼道:“既然如此,当初为何许我让我留在这。又为何要救我!”司徒刈不语,面无表情。阿九声泪俱下,声音颤得厉害:“他们都说阿九我是只不懂事的妖,野性太强,性子太懒。可他们不知道我也只不过活了二十年,要不是那日被你抱在怀里,染上你身上的仙气,我也不会有机会化作人形,更是抵过别的狐狸千年的功力。你是我的恩人,我也只想学别的狐狸姐姐一样,陪伴在她们恩人左右。哪怕我在这归心殿中因功力耗尽而死,我也心甘情愿!这是我们狐族生生世世的宿命!”“我不是穷书生,不需要你陪在我身边为我做些什么。”“是啊,你是无所不能的司徒少主,连天都奈何你不了什么,我一个修为尚浅的狐妖又能做什么呢?”说着,阿九的身子就软了下去,九条尾巴如屏风般散开,踉踉跄跄地拖着尾巴朝外面走去。“不过,我既然已经答应过狐族首领,成仙之事,现在也由不得你了。”司徒刈眉梢锋利如刀,用手掌一吸,阿九软趴趴的身子就毫无抵抗力地滑到他的手下。司徒刈的掌间源源不断地将功力输送给阿九。这些功力对于少主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片刻就能恢复的事情。不过对于阿九这只妖来说,足以渡她成仙。谷衣刚刚听了阿九的一番话,也很是为她揪心。却也只能在一旁,蹙着眉看着少主将功力强传给她。只见阿九昏昏沉沉,眯着惺忪的眼睛,狐狸身与人身不断交替变化,周身泛着泠泠的白光。随之,一股真气将阿九的身体慢慢托到空中,快速旋转。不一会儿,阿九的身体稳稳地落在地上。谷衣看她虽然容貌未变,但整个人说不上来就已脱胎换骨。她身上的那股狐臊味已经消失不见,身上恍若披着一件用星光织成的透明仙衣,与天界的仙女一般翩翩出尘,绝代风华。司徒刈将手掌手收回,嘴里念了几句咒语,突然一道白光一闪二过,连带着阿九就消失了不见。“咦,少主,阿九她去哪里了?”“我送她去青丘山了。她如今已是狐仙了。”“哦……”司徒刈微叹一口气,说:“成仙之后,但愿她能忘淡在凡间二十年发生的事情,好好修炼,有朝一日带领狐族,造福人间。毕竟她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还不能明白。”“嗯。谷衣年纪也还小,也要好好修炼。”谷衣见司徒刈的面带愁色,将脸凑在他面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司徒刈破愁为笑,舒展眉头,刮了刮谷衣的鼻梁,说:“你这次去凡间历练,可有学到什么?”“嗯。我觉得,有时候智慧比法术更重要。就算你有一身本领,若是不能结合形势,运筹帷幄,也不过是个莽夫。我次觉得少主你让我看那么多书,还是有些用处的。嘻嘻。”司徒刈轻扣谷衣的脑袋,含笑说:“你生来就有大爱之心,却少了谋算之意。让你去见识一下凡间官场的权谋斗争,也只是当一过客看过就算。世人痴傻,一生追名逐利,勾心斗角,往往尸骨无存,妻离子散的下场。谷衣,你要记住,他日你执掌归心殿时,若想要稳站在位,终靠的是仁心,是大爱。如此才不会失了本心,才能让你用心去做出正确的谋断。”“嗯。谷衣记住了。”谷衣眉头又蹙,垂着脑袋说:“那到时候我是归心殿掌门了,少主你是不是在天界做神仙了呢?”司徒刈扭头看向谷衣,一刹静美,恍若隔世,错愕了半分,才释怀一笑:“或许是吧。”“嗯!那少主你等我人仙十世之后飞升成仙,就来天界陪你!好像还有八百多年呢……”谷衣掰着指头天真地数。司徒刈也对着谷衣会心一笑,低头却将眉头皱,胸口接着便隐隐作痛,直到这种痛化作难忍的绞痛。他试图运气调息,双手却不住的颤抖,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少主?少主!你怎么了——?”谷衣见司徒刈异样,忙走上前扶住他即将倒下的身子,紧张地不知所措。“没事……,刚刚给阿九……的、的修为时,一不小心乱了自己的……心脉……咳咳。”谷衣紧张地来不及思考司徒刈是不是在搪塞自己,从没见过他这般虚弱,突然六神无主。“怎么会这么突然,少主,你,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她快要急哭了。“心……,咳咳咳,你的心……”他苟延残喘,气息奄奄。“什么,我的心?我的心怎么做?”司徒刈用力地一把将谷衣拉倒自己身前,虽然他此时虚弱得很,被某种莫名的**驱使,手上的劲还大得很。干脆利落,着了魔一般疯狂地撕开谷衣的外衣,只留下薄薄的一层内衫,微微隆起的两只小乳鸽若隐若现。“少主,你……?”谷衣脸涨得通红,身体僵住一动不动,任由他扒着自己的外衣。司徒刈一头埋到她的怀中……

广州治白癜风的医院
南通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伊春治癫痫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