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小说】“你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

2019/09/14 来源:贵州信息港

导读

辛小明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男青年,一米八的个头儿,长得那就是一个帅,可是,活得却不但不漂亮还非常丑陋,初中毕业后,厌学的他在社会上逛荡了十多年,

辛小明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男青年,一米八的个头儿,长得那就是一个帅,可是,活得却不但不漂亮还非常丑陋,初中毕业后,厌学的他在社会上逛荡了十多年,各种各样的活儿也没少干,却没见他攒下一个钱儿,到头来还在啃他也没什么肉了的爹。他爹呢,就一直那么气鼓鼓地忍着,让他一年一年地啃。相安无事也好,可是,还没等他爹说受不了了,辛小明却黑着个变形了的俊脸坚决地要跟爹分家。
辛凡是辛小明的姑姑,早就知道辛小明那些年让弟弟惯坏了。期间也苦口婆心提醒过,可是,没见效,何况自己还有一大摊子事必须做。辛凡也就不好再伸手过去多管了。
辛凡想,反正也不是没提醒过,都不听,以后再发生什么都与自己无关了。
可后来的很多事实,都无情地证明,这只不过是辛凡一厢情愿的“想得轻巧”。
姑姑亲辈辈儿亲打折了骨头还连着筋,想躲清净儿,哪那么容易啊?别看平时不听辛凡的任何正确而及时的指点,一遇到事儿了,弟弟就麻爪儿了,这不哭着嚎着地给辛凡打电话说:“姐啊,你赶紧来吧,你侄子要跟我分家。”
辛凡无奈地说:“好话我已经说了好几火车了,你们谁都不听我的,我去了又能顶什么用呢?”
弟弟才不管这个,竟然从哭声里甩过一句:“你不来,可就再也看不着你弟弟了!”
唉,这都要出人命了,还是亲地弟弟的人命,哪能见死不救呢?管用不管用,辛凡也怠慢不得了。
风尘仆仆火速赶到的辛凡,见人家父子两个正各自面壁背对背地在那儿僵持着呢。
弟弟见到辛凡了,好象撑腰的来了,底气很足,他愤怒地对儿子说:“哼,分家行,我净身出户,什么都归你。从今往后你没我这个爹,我也没你这个儿子!”
辛小明低着头,一言不发。
辛凡长出了一口气,说:“既然我来了,不管你们听还是不听,我都得说话。小明,你听着,你爹从小把你养大,不管是穷养的还是富养的,毕竟把你养大了。本来年满十八岁,就可以不管你了,可事实上,你爹却一直都在管。你们之间,根本不存在分家的事。不管爱听不爱听,这个家没你的份儿,所以,你没资格提分家。因为,这个家里哪怕一分钱,都不是你赚的。你爸把你养到十八岁就尽完义务了。可是,今天你都二十多岁了,不但不往家里赚钱,还啃着父母不说,竟然要分什么家。别说法律不支持,就是从常理看,你说你对吗?”
本来辛凡想说“你爹不把你骂出门就便宜你了”,可是话到嘴边儿还是压回去了。
又转过来对哭出声的弟弟说:“你也有错,孩子再大,在你面前也是孩子,你怎么能跟他一般见识呢?其实,我一直在琢磨,大侄子小时候是那么热心善良的一个孩子,没有理由是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
弟弟是哭一阵絮叨一阵的,不外是自己原配妻子死后,再娶怎么不容易,怎么对得起小明云云,可就是不提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地惯坏了儿子。
辛凡能随便说出来弟弟惯儿子毛病的例子就一大堆:儿子上学时迷恋网络游戏,耽误了本来非常好的学习成绩,弟弟听之任之;总给儿子不该给的零钱,默认小明抽烟喝酒;走如社会后的小明更是一匹自由的野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赚的钱既没有一分积攒也没给父母一厘;今天拿钱学这个,没学成,明天又拿钱去学那个,也没学成。所有这些,弟弟都没管教一次,说说也是肤皮潦草的,根本不起作用。
等到木已成舟,才想起来不是想要舟来,可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了,返航的希望,正是逆水行舟,难啊。
可辛凡也不能说这些打击人,只得又跟他们爷俩儿说了一通比如好好干,不管干什么,只要是正道儿,都可以比现在强之类的话。
小明一直没表示听信一句,但也没说一个不字。
辛凡见天色很晚了,自己明天还得上班,就提议说:“小明,我带回城里去,教育教育再说。”
弟弟求之不得,小明也没说什么就收拾了洗漱用具跟辛凡回了城。
回到自己的家,辛凡夫妇对小明又是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开导。
夜深了,辛凡才舔着干裂的嘴唇,不停地打着哈欠对小明说:“已经养成了满身的坏习惯,让你一下子改了,也是难为你。这样吧,给你几天时间,你就在家待着好好反思回顾梳理。把你这十年做对的事和做错的事都一一地列出来,然后,比较一下是对的多还是错的多。如果错的多,那么,你就没什么可争辩的了。想学好,我们管你,可你必须得干活儿,首先养活自己。你书没念到,也只能干出力气的活儿。你要是愿意干学过的那个铲车驾驶技术,那就等明年春天让你姑父帮着找地方先练练手,熟练了再干。若不愿意干那个,就只能去饭店当服务员,等真干好了攒几个钱儿也有了相当的经验,到那个时候,想当个小老板,亲人们都会从各方面支持你的。”
听到这些,小明将自己的手从辛凡的手心里抽了出来,自嘲似的笑了笑说:“姑,不用梳理了,我明天就去找饭店当服务员。”
辛凡和丈夫见了这个情形,不禁有些惊喜,赶紧找出一条厚厚的毛裤和一件羽绒服摆到沙发上,对小明说:“就从现在开始,拿出正常人的姿态来。看你穿那么薄,冻得像个缩脖子鸡,一看就让人感觉不好,明天换上再出门。你能这样,说明你还是希望学好。”
第二天吃过早饭,辛凡亲切地辛小明说:“找离咱家近的,来回走方便。”
小明说:“姑,饭店都是管服务员吃和住的。”
辛凡说:“知道,但是,你先在我家住,我得帮你改毛病啊。”
辛凡和辛小明一起出的门。
下午辛凡打电话问:“小明,还没找到吗?
小明乐滋滋地回答说:“找到了,是离你家近的帝都。”
到帝都上班天晚上下班回来,一直等着的辛凡夫妇,就关切地问这问那。小明坐在沙发上,边洗脚边说:“老板还表扬我了,要把我调到楼上去呢。”
辛凡好像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线曙光,开心地说:“太好了,我就说嘛,我侄子是好样的,继续努力。”
接下来的几天,看样子都还不错。
辛凡主动打电话向弟弟报告了情况,顺便问了下小明在家里是不是有换洗的衬衣。小明的继母让他给气跑回娘家了,弟弟找了半天,回话说没有,等乡镇来集给买后捎来。辛凡说:“没有就算了,我给他买去吧。”
为了表示鼓励,辛凡特意到内衣店去买了套的内衣回来,让小明换上。
辛凡的丈夫认为妻子也太操心了。
辛凡表示:“只要不白操心就行。”
丈夫点头。
大约是第六天晚上,九点十分(正常情况下都是这个时间下班),小明来电话说:“姑,我得晚回去一会儿。”
辛凡赶紧追问:“为什么?”
小明说:“朋友过生日,等我过去呢。”
辛凡觉得小明没撒谎,也不能把他管得太死了,就说:“其实,我是不想让你去的,可是,你已经答应了朋友,不想你在朋友面前没面子,但你去照应一下,就得赶紧回来。”
小明说:“姑放心,我去去就回。”
辛凡从小明说的出发时间开始盯着表看,快十点了,辛凡把电话打去,听到的是嘈杂的人声和瓶子的撞击声,心里顿时不快地问:“不是告诉你看看就回来吗?都一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抓紧回来。”
小明回答说:“姑,马上。”
辛凡继续盯着手表,十一点了,还不见小明的动静,辛凡又打电话:“小明,你怎么回事,你当服务员习惯用马上这个词儿应付,也学会糊弄你姑姑了怎么的?”
小明则嬉皮笑脸地说:“我现在正往家走呢姑。”
辛凡有些急了,生气地说:“别啰嗦,你给我赶紧回来!”
辛凡还是盯着手表看。
十一点四十了,咕咚咕咚的脚步声告诉辛凡,小明这回是终于回来了。
进了门的小明,看到辛凡坐在沙发上,酒酒气熏天地奔过去,扶住辛凡的肩膀说:“姑,别生气了。”
辛凡说:“你让我怎么信你,这才好了几天,你就犯病了?你说话也不算数啊。说去去就来,看看,你这一个去去是几个小时了?你和你那些狐朋狗友看来根本不想断,那你怎么能告别过去?”
小明还是扶着辛凡的肩膀不动,一幅无辜的样子,倒好像是他受了委屈。
辛凡悲伤地说:“原以为你同意跟我来是能听我的,可是,你根本就是不想改。你都忘记以前跟人喝酒打架打出了事了吧?你说万一在我这里,你要再出事,你爸向我要人,我怎么办?啊?你想过吗?看来,我也没本事感化得了你,也跟你气不起,明天我就把你交还给你爹,你爱怎么着都跟我没关系了。”
小明结结巴巴地说:“姑,是我错了,以后不这样了。”
气归气,辛凡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说一次真话,但也无计可施,就说:“那我再信你一回,没有下次。”
又过了四天,晚上十点了,如果不是赶上加班,小明该回来了。辛凡给小明打电话,那边说:“加班刚完,收拾呢,一会儿就回。”
这天晚上,辛凡和丈夫都觉得不舒服有些挺不住,就告诉小明说:“门虚掩着,门灯也开着,我们躺在床上等你。”
等到快十一点了,小明还没回来,不知不觉地辛凡夫妇都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几点了,辛凡起夜,突然想起来小明,跑过去一看,门关上了,门灯也熄了,可是,门口却没有小明的鞋,辛凡的心咯噔一下,赶紧跑到卧室,一看小明正窝在床上,原来鞋子人家烤在暖气片上了,心才落了地。
早晨起来,辛凡去小明卧室擦窗玻璃上的哈气水,小明歪着脑袋,正望天儿。
辛凡故意装作平心静气地问:“昨晚,你到底干嘛去了?”
小明轻描淡写地说:“送别人回家了。”
辛凡再也忍不住了,气愤地说:“送什么人回家?肯定不是男人也不是老太太,那一定是女服务员了?”
小明未置可否。
辛凡接着说:“都送人回家了,肯定关系也不一般了。你这才刚去了几天啊?就搭上了小姑娘?你是可以看上小姑娘,可你也得观察观察,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用问,认识这么短时间就让男孩子送的女孩子也稳当不到哪里去。这样的就是你能娶得起能养住吗?你对象还少搞了吗?都没成却屡屡受伤,你怎么就不想想原因呢?这样要是出了问题可怎么办啊?你都多大了还处着玩儿?”
小明还是不出声。
辛凡更生气:“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人,你能关心她的安全,可你是真善良吗?你想过我们家的门在深更半夜地开着等你好几个小时吗?中间若进来一个坏人,把我们俩给害了,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可真是拿你没办法了。我这次可得跟你爹说了。
上班走的时候,辛凡无望地说:“小明,今天你还接着骗我继续骗我。”
辛凡跟弟弟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小明这么几天出的事情,弟弟说:“就不往好草上赶,谁也没招儿了。”
辛凡说:“毛病也不是一天做下的,你当父亲的有责任,尽管现在后悔也晚了,但是,如果还想你儿子有好,那么,换了我是你,不会再给他任何钱了。这样,哪怕他还是不学好,至少能少败家一点儿。跟你说明白了,他爱到宿舍住我不拦着了,反正在我家我也看不住他,反倒惹我天天白白地气得要死。”
就在辛凡跟弟弟告状完了的这天晚上,小明还真按时回来了。他不张罗搬走,辛凡两口子也不忍撵他,再说,也还是希望他能够良心发现往好的方向转化。
到圣诞节之前,中间又发生了一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那天小明是上午十点的班,就跟辛凡夫妇一起在家吃早饭。
辛凡关心地问:“小明啊,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说说。”
小明边嚼饭边得意地说:“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昨天晚上那几个服务员都让我给骂了。”
辛凡与丈夫疑问的目光互相碰了一下,问:“为啥骂人家?”
小明咽下去一口饭说:“他们都不干活儿。”
辛凡生气地问:“你是领班吗?”
小明大大咧咧地说:“不是。”
辛凡的丈夫说:“不是领班,你管他们干活不干活的呢?干你自己该干的不就得了么?”
辛凡说:“你算干什么的呀?这要是碰到茬子上,不就打起来了吗?你从外地怎么回来的?现在连赔人药费的钱还没还上,这么快你就忘了教训了?可真是拿你没辙了。”
想显示自己是英雄却没得到赞许,小明就用不出声来对抗。
赌气撂了筷子,辛凡和丈夫唉声叹气地出门上班去了。
从此,辛凡夫妇除了正常的问寒问暖和天天晚上等着给小明开门,不再多问什么了,不是懒得问了,是觉得也问不出来什么好事了。
在失望和纠结中,日子就来到了圣诞节。
平安夜,晚上九点二十分,小明没回来,也没打电话。辛凡担心,就打电话过去。
小明说:“今天晚上聚餐。”
辛凡问:“什么时候?”
小明说:“刚要开始。”
辛凡问:“在哪儿?跟谁?”
小明答:“在店里,跟同事。”
辛凡还是问:“几点回来?”
小明答:“一会儿。”
辛凡说:“那你早点儿,我等你。”
等到十一点多,还没动静,辛凡困得眼皮直打架,丈夫说:“你睡觉,我等吧。”
辛凡不放心,打电话,小明却关机了。
气得肚子鼓鼓得辛凡,还是等。
就在半睡半醒中等了一夜,人还是没回来,也没有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是不通。
早晨一到单位,辛凡安排好工作,就又给小明打电话,谢天谢地,总算通了。辛凡问:“你说一会儿就回家,却一夜没回,怎么回事啊?”
小明却没事儿人似的说:“我喝迷糊了。”
辛凡问:“就算你昨天晚上迷糊了,现在醒着了吧?怎么不打个电话,我等了你一夜,你知道不?行了,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你愿意在外面住你就搬出去吧,在我这眼皮底下也没有什么用。”
不想再听小明花言巧语解释什么,辛凡挂了电话。
知情的的同事是安慰也是提醒辛凡说:“根据过去和现在来看,那孩子你是管不了的。其实,你们当姑的当姑父的能这样,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责任。再说了,冰冻三尺不是一日之寒,人各有命,你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适时放手吧。”
仔细回想辛小明被自己领来的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实际上,除了辛凡给穿暖和了腰伸得直了,除了不将拖鞋扔满地都是了,除了不在卧室抽烟了,除了每天回来洗臭脚丫子了,也再没别的任何好的改变。
如同被这一番睿智的话突然点醒的梦中人一样,虽然跟辛小明辈辈儿亲的辛凡还是不能完全释然,但是,她到底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共 52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诉一个男孩整天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打打闹闹的青年,没攒下一分钱不说,还闹着要和爸爸分家。姑姑来了,把他领回家中,又帮他找了工作,开始,姑姑姑父苦口婆心的教导下,还算收敛,可是过一段时间原形毕露,无论姑姑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一而再再而三。姑姑终于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终她放弃了,别人的命运只能有自己去创造。你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一篇很耐人寻味的文章。推荐阅读!问好妹妹!【编辑秋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627】
1 楼 文友: 2012-12-25 21: :06 命运是靠自己创造的,别人是没办法左右的。 秋心如水
2 楼 文友: 2012-12-25 21:51:19 自己不争气,别人怎么使劲也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命运是靠自己创造的!欣赏!问候菊妹妹!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楼 文友: 2012-12-26 11: 0:44 欣赏佳作!发人深思!自己不从内心里想改过,别人怎么督促也不一定见效的。
4 楼 文友: 2012-12-26 14:09:45 秋心 飘零 登山而小鲁 三位的关注支持,南山菊感谢啦。祝福三位新年新气象!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
5 楼 文友: 2012-12-26 16: :17 唉,这都要出人命了,还是亲地弟弟的人命,哪能见死不救呢?管用不管用,辛凡也怠慢不得了。

句中的 地 是多出来的,请秋心姐姐帮忙删除了。谢谢。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
6 楼 文友: 2012-12-26 19:18:28 辛小明的姑姑辛凡对自己的侄儿已经进到仁慈义尽了,您已经没什么可以遗憾的了。小明现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思想积陈的惰性亦非一日之寒而形成的,想改掉陋习不太容易。姑姑虽然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有很高尚的素质情怀,可是我觉得这姑姑和侄儿可用秀才遇到兵 有理说不清 的关系,因为侄儿不懂道理,也听不进道理的劝告。小明的姑姑啊,您太累了,你的亲情已没有能力来扭转侄儿的命运了,适当的时候放手,让侄儿自己慢慢反省摸索走好他自己的人生路吧。问好您超劳的好姑姑!!! 热爱文学的女人
7 楼 文友: 2012-12-26 19: 0: 4 祝福南山菊导师妹妹获得精品,浓浓的亲情真挚的语言,感动着每一位读者,心随着故事情节而动而痛而急而惋惜。但是希望还会有的,小明会在某一天忽然懂得姑姑姑父对他的教导和指点,及待他的这一个月的时光在他生命的旅程中该是河等地重要啊!问候您美女作家,祝快乐幸福!!! 热爱文学的女人
8 楼 文友: 2012-12-26 19:54: 6 6 楼 文友:董惠敏 2012-12-26 07:18:28回复评论 删除评论辛小明的姑姑辛凡对自己的侄儿已经进到仁慈义尽了,您已经没什么可以遗憾的了。小明现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思想积陈的惰性亦非一日之寒而形成的,想改掉陋习不太容易。姑姑虽然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有很高尚的素质情怀,可是我觉得这姑姑和侄儿可用秀才遇到兵 有理说不清 的关系,因为侄儿不懂道理,也听不进道理的劝告。小明的姑姑啊,您太累了,你的亲情已没有能力来扭转侄儿的命运了,适当的时候放手,让侄儿自己慢慢反省摸索走好他自己的人生路吧。问好您超劳的好姑姑!!! 7 楼 文友:董惠敏 2012-12-26 07: 0: 4回复评论 删除评论祝福南山菊导师妹妹获得精品,浓浓的亲情真挚的语言,感动着每一位读者,心随着故事情节而动而痛而急而惋惜。但是希望还会有的,小明会在某一天忽然懂得姑姑姑父对他的教导和指点,及待他的这一个月的时光在他生命的旅程中该是河等地重要啊!问候您美女作家,祝快乐幸福!!!

感谢姐姐的长篇大论!我也希望小明的姑姑姑父能够看到一个全新的小明!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
9 楼 文友: 2012-12-26 21:00: 0 好友的这篇文章非常好。真实、生动、细腻、详尽。欣赏后,给人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感人至深,情理兼容,富有一定的教育与启迪作用。这是文坛巨匠的打造,这是莫测的奉献。------欣赏好友佳作,敬佩好友为人!
10 楼 文友: 2012-12-26 21:01:26 有菊好友,您是位的文人,我非常欣赏和敬佩您的与人品。篇篇佳作、开朗幽默的性格,充分说明了您的可敬。如愿与我进一步沟通,可加我QQ1874860796 谢谢您的不断理解与支持。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孩子口臭怎么办
术后尿失禁怎样护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