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欢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贵州信息港

导读

那年夏季,鸢影镇里发生了好几起抢劫店家的事情。   老爷杨麦子便专程进城买回几条枪,选了几名身强力壮的佣人,日夜守在店铺里。后来,大太

那年夏季,鸢影镇里发生了好几起抢劫店家的事情。   老爷杨麦子便专程进城买回几条枪,选了几名身强力壮的佣人,日夜守在店铺里。后来,大太太兰花草听说抢劫店铺的事,其实都是驻扎在鸢影镇里的兵匪暗中干下的,兵营里军饷不足,顶头上司团长明管暗不管,那些兵匪便越来越猖狂。   兰花草便和老爷杨麦子商量,拿银子去贿赂驻军的团长。   这一天,鸢影镇里的一些在炉灶前忙碌的女人们歇息了,杨家大太太兰花草带着一个丫环走进大戏院,小丫环的胳膊上搭着兰花草的一件锦缎子斗篷儿,手上提着的一只柳条编的玲珑篮子,篮子里装着香瓜子和红枣。   灯火通明的大戏院里,戏剧还没有开始,来看戏的三教九流的各式人物,站在大厅里抽烟和闲谈。  兰花草步态优雅地蹬上台阶,扬起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人声鼎沸的大厅。   大戏院已经很老了,却仍旧保持的很好,雕梁画柱的气势。当初,王爷建它的时候,是为了一个千娇百媚的戏子。  一百年后的这一天,杨家大太太兰花草态度雍容地走进大戏院,飘起的眼风,带着一些冷漠,也带着一些孤芳自赏。她看了一眼戏院里喧闹交谈的人群,在场的任何人都已经看不出来兰花草的低微出身了。   兰花草走进处的一个包厢,她趴在梨木栏杆上,目光缓缓在大戏院里流连,突然,兰花草搁在嘴唇上的手指落下去,她看见团长走进大戏院,跟团长后面的是他新娶不久的夫人蔷薇。   兰花草起身回到大厅里,三三两两的人在团长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扭过脸来,和团长喧寒。  兰花草走到蔷薇身边,和她打招呼,蔷薇认出兰花草,一笑,然后,用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眼兰花草。   这天,兰花草穿的一袭垂至脚面的旗袍是软缎料子作的,滚了同样料子的边儿,穿在兰花草身上,别有一番典雅大方的风韵。  蔷薇说:杨太太真是个漂亮的女人啊。   兰花草摇头,说:团长夫人说的是那里话啊,我怎么能和团长夫人比哩,鸢影镇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团长夫人才是看的女人啊。  婚后的蔷薇仍旧清新俊秀的模样,却不是从前小门小户的女人了。果然,蔷薇从从容容地说:是嘛,谢谢大太太这样夸我。哎,杨太太身上的这件旗袍真是好看,用了不少银子吧?  兰花草说:团长夫人喜欢?正巧了,家里还有一块上等的料子,明儿,我就让裁缝带着料子到府上,团长夫人喜欢什么样款式,就做什么样款式。   蔷薇听了,喜悦地一笑,莺声燕语地说:那可就真得太谢谢杨太太了,多少银子,我付……  兰花草拉住她的手,摇了摇,说:团长夫人说什么哩,瞧不起我?你不知道,我看见你,别提心里头有多喜欢了?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女儿有多好?   蔷薇扑哧一笑,人面桃花,说:大太太要是真喜欢我,就认我当干闺女吧?   兰花草怀疑地盯视着蔷薇的脸,那张脸蛋美得蛊惑人心,兰花草不由自主地点点颏,掩饰不住喜悦,说: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  说着,兰花草从手腕上撸下一只镯子,戴在蔷薇的手上,说:今儿,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等明儿干娘再补给你。   蔷薇看了一眼手上的那只玉镯,说:不必了,干娘,这我就已经欢喜极了。说着,转身走过去,拉着团长走到兰花草跟前,为他介绍,说:这是我刚认的干娘。   团长暗自吃了一惊,抱拳施了一个礼,说:干娘。  兰花草笑吟吟一蹲,还了一个礼,说:早就想去拜见团长大人,只是苦于没有理由,这下就好了,我可以随便看我的闺女去了,团长大人不会烦我们这种没有门第的老百姓吧?   团长哈哈一笑,说:蔷薇的干娘,就是我的干娘,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正说着,远远地,锣鼓声有板有眼的响起来。兰花草跟随团长夫妻一同走进包厢。   团长次虐待蔷薇,是那晚从戏院归来的深夜开始的。   团长没有一同和蔷薇回屋。   蔷薇回到屋里,脱下旗袍,从发髻上拔下凤钗,她动作懒惰地倒在床铺上,举起手腕,瞅着手腕上那只玉镯,心里想着杨家大少爷口袋,一种相思苦涌上心头,她把玉镯放在嘴唇上,把那只温凉的玉镯当成大少爷口袋的嘴唇,蔷薇发出一阵狂乱的呻吟声。   团长跨进烛火摇曳的门里时,已经情绪平息下的蔷薇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见他又醉了,步履趔趄,便皱皱眉尖,没理他。   团长晃晃荡荡走到床前,低下脸,醉眼朦胧地瞅蔷薇那张粉面桃花的脸。   蔷薇嗔怪地向炕里翻过身子。   团长突然一笑,倏地,跃上床铺,把蔷薇粗暴地骑在身下,伸手恶狠狠捏住蔷薇娇嫩的下颏,蔷薇疼得叫起来。   团长狞笑地说:你当我不知道你的事嘛?到如今,你还念着杨家大少爷,我知道你认干娘是假,想杨家大少爷才是真!   蔷薇厌恶的挣扎着推开他,团长向后踉跄的时候,扬臂打了她一记耳光,蔷薇倒下去,长长的黑发飘飞起来。   团长伸出手臂,左右开弓,恶狠狠抽打蔷薇的脸。黑发从空中落下来,落在蔷薇白嫩的脸上,蔷薇的嘴角流下汩汩的血水。   团长声嘶力竭地嗥叫起来。   第二天早晨,蔷薇走出家门,走进一家茶馆,一张桌子前坐着杨家大少爷口袋。  蔷薇走过去,坐下,他们相视一笑。   大少爷口袋吃惊的看着蔷薇青肿的脸。   蔷薇平静似水的表情,低下脸去,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茶。蔷薇手中端着的茶碗精致贵重。   木栅暗影里,一个小女子唱着小曲,脆脆嫩嫩,气脉不足,可是,韵味纯正,竟也袅袅的好听。   蔷薇站起来,在大少爷口袋伤心的注视下,走出门去,身影绰约。   有一天,团长洗过脚后,蔷薇把他的脚抱在怀里,为他捏掐解乏。   团长舒服地发出一串长长的呻吟。   蔷薇的手软软的,她说:我想把豆腐房收拾了,那房子阴凉,寂静。   不打蔷薇的时候,团长对蔷薇也是很好的。   团长听见她这样说,睁开眼,鹰隼般的目光在蔷薇的脸上巡视。   蔷薇一阵瑟瑟发抖,可怜兮兮的气韵,楚楚动人。   团长忍不住生出一丝怜悯来,朗声一笑。   蔷薇心头便委屈地掠过一丝愤慨的怒气,怨恨地噘噘嘴唇,推了他一把,说:你笑什么?   团长没有告诉她他笑什么。不多日子后,豆腐房修缮好了。团长带着蔷薇去观看,蔷薇见豆腐房不光修缮的极好,而且,装饰也别出心裁,还添置了家具,这房子本来年代久远,修缮后,便有了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   蔷薇见是这样的好,就笑着说:这房子要卖,准能卖个好价钱。花了多少钱?   团长告诉她,蔷薇一吐舌头,说:天?我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团长要与蔷薇在这座老房子里,留宿住一个晚上,蔷薇执意不肯,态度霸道。团长呲牙一乐,也就罢了。有时候,团长莫明其妙的娇纵蔷薇。   蔷薇从一群新兵中次见到老淳的时候,莫明其妙地一阵恍然若失。她步态袅娜地走到老淳面前,腕上的玉镯发出悦耳的碰撞声响。  蔷薇与别的女人不同,一只手腕上戴两只玉镯,而另一只手,什么也不戴。   团长亲自点名让老淳当他的勤务兵。   老淳往这个大腹便便的骄横男人面前一站,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激灵儿,拼命夹住一泡尿,他没敢去瞅团长那张糙脸。   团长声音很轻微,有种抑制不住的喜悦,说:嘶,这小子也忒像我小时候的样子了,也这样憨了巴及,哈哈,傻小子一个。   说着,团长伸出手,拨弄一下老淳头顶上隐藏在茂盛发丝间的三个硬旋儿,说:一个旋儿横,二个旋儿楞,三个旋儿打架不要命。哈哈哈……   蔷薇往胳膊上搭了一件外套,手捏一个镶满珠子的小巧钱夹,走出院子。站岗的士兵毕恭毕敬地向她敬了个礼。   蔷薇妩媚地一笑,说:告诉团长,我出去散散心。   蔷薇直径去了豆腐房,那晚,团长只知道那天蔷薇逛街累了,便在豆腐房住下了。   大少爷口袋从夜色朦胧的街道上匆匆走过,远处传来寺院的铜铃声,清脆悦耳。他走进院子,将身后两扇冰凉沁骨的木门对上,抬头,看见窗上印着蔷薇的影子,一阵瘫软无力。   蔷薇坐在炕上,木纹清晰的一张桌上点着一盏油灯,灯光摇曳。   大少爷口袋跨进屋来,蔷薇张开双臂,两人交颈搂抱在一起,像中弹似倒在散发温馨气味的黑暗里。仿佛经历了一千年一万年,大少爷口袋精疲力竭的瘫软地倒在滚烫的炕上,蔷薇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许久,大少爷口袋支起胳膊,探询地望了她一眼,发现蔷薇满脸滚动着晶莹的泪水。   大少爷口袋伸出手指尖,揩去她面颊上滚滚而流的热泪,轻咬着她的耳垂,柔肠似水。   自从老淳给团长当了勤务兵以后,蔷薇就经常带他到苇荡里游玩,无拘无束地与他疯闹。老淳喜欢蔷薇柔软的指尖,似心不在焉地抚弄他的马鬃一般的头发,那时候,他的身子就软软的没有力气。   蔷薇拉着老淳常常跑累的时候,便会嘻嘻哈哈地往青青草地上一跌,翻身躺在散发草腥味的堤埂上,任凭大股大股清爽的劲风掀飞起衣裳。   每当这时候,老淳就闪动浓眉大眼,侧目去凝视蔷薇。   有一次,不知过了多久,蔷薇从沉思中扭过那张倾国倾城的脸,郁闷地长长呼出一声带着幽兰芳香的叹息,无意碰上老淳痴痴目光,心,不禁一动。   老淳的目光便像受了惊吓的小鹿似惊慌慌躲开,遁入远处一蓬苇丛里。于是,蔷薇就咯咯笑着,用手使劲地揉乱他的一头发丝,笑嘻嘻地说:傻小子,穿花衣,坐轿子,娶媳妇……   老淳羞得跳起来,弯腰拣起一个土疙瘩,抡圆胳膊,在湖面上打出一串水漂圈。  蔷薇坐起来,伸手采撷了一大簇姹紫嫣红的野花,等老淳又坐回到她的身旁后,往他怀里一送,说:你看,这花多好看,给我编个花篮。   老淳目光软软的,已经长出一抹毛茸茸胡须的唇廓动了动,说:那也没有你好看。   蔷薇听了,便明媚地笑起来,笑逐颜开地把脸深深埋在芳香四溢的花瓣里。半晌,蔷薇仰起一张热泪涟涟的脸。   老淳一惊,惶惑不安地看着她,半晌,态度怯怯,说:他对你不好嘛?   一丝阴郁的乌云从蔷薇深潭似的眼底掠过,她缩缩肩胛,怕冷似打了一个寒颤,委委屈屈地咬扯一下唇瓣,但是也只那么一瞬间,之后,她 便努力振作的一笑,撒娇地往老淳跟前一挺胸,仰起脸,蛮横地说:来,给我擦擦眼泪。   老淳拽住衣袖,笨笨拙拙沾去她脸上的泪水,说:我要是能娶到像你这样好看的女人,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哭。   蔷薇便无限凄凉地一笑,伸手揉乱他的头发,老淳的心头不由荡过一阵温柔的微风。   一天深夜,老淳已经在小耳房里睡下,迷迷糊糊听见敲窗户的声音。刚睁开眼睛,就看见蔷薇从如水的月光里推门走进来,裹着一股甜湿的寒气。   老淳转动黑亮的漆眸,躺在被窝里没有动弹,浑身一阵燥热,紧抓住被沿的指尖冰寒彻骨。   老淳焦灼地吞咽下一口唾液,注视蔷薇来到床前。   蔷薇穿着一身皂白的小袄小裤,体态窈窕。她伸出手,推醒老淳,打手势,示意老淳穿上衣服。   老淳心里一阵慌乱,蔷薇的乳沟里飘起一股花香。   蔷薇帮他系上纽扣,贴着他的耳朵低语,说:跟我来。   老淳便知道蔷薇一定是要他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绪一下子镇静下来,轻移脚步,随着蔷薇走到灌满凉丝丝夜风的院落里。   蔷薇揽住他的双肩,安抚地拍拍他的脊背。   老淳的心又一次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蔷薇几乎紧紧把他抱在了怀里,压得极低的声音刮进他的耳里,说:上树。   老淳这才看见他们站在院里的一棵古树的黑影里,他仰脸瞅瞅隐在一团昏暗里的茂盛树冠,有些迷惑,但是,还是顺从地将双手往粗糙的树身上一搭,猴子似敏捷地窜上树,随着树叶一阵猛烈的摇动,他稳稳地骑坐在一根树杈上。   夜空清澈如水,万籁寂静。   老淳抱住树杆,往树下瞅了一眼,洒了一层白霜的大月亮地上,已经不见了蔷薇的踪影。   隐匿在夜色里的大宅子里,只有一间房子的窗口,亮着一团烛光。   老淳抻长脖子,往房里望了一眼,猛然吃了一惊,他发现那间屋子居然是团长的住房。   老淳居高临下地看见屋子里发生的情景。   窗户里,团长拥抱着一个女人,女人用一种让他惊心动魄的姿势,似蛇一样缠绕住团长,在炕上翻滚。当那女人抬手把湿渌渌的发丝从脸上拨 开时,老淳差点从树上裁下来,他看见那女人竟是鸢影镇的坠香院里红的窑姐。   翌日,蔷薇随团长去应酬。   老淳一个人闲逛地走进苇荡里。他在一处坡地上坐下来。   白云似的羊群,从草坡上游移过来,放牧的是个肮脏的老人,他把羊群赶到水草肥嫩的地方后,就一屁股坐到老淳身边。 共 1495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分居后遗精影响健康吗
昆明好的癫痫医院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忆冬1

下一页:淡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