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雾里看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贵州信息港

导读

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下班的人们都在急匆匆地往家赶。  孙华从超市里拎着一袋日常用品走了出来,顺手把几枚硬币放进了大衣兜里

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夜幕还没有完全降临,下班的人们都在急匆匆地往家赶。  孙华从超市里拎着一袋日常用品走了出来,顺手把几枚硬币放进了大衣兜里,这是他的习惯,为的是坐公交车时投币方便。  公交车站就在一所小学校附近,车站上已有好几个人在等车了。孙华知道车可能要等一会儿才会过来,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这个慢吞吞的家伙还不知道在哪里缓缓地向前移动呢。春寒料峭,孙华把购物袋跨在手臂肘子上,把双手插进了衣兜。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嘈杂的人群中由远及近传来这首那英的老歌。歌声是从一辆很小、很矮、也很奇特的怪车子上传来的。这个古怪的东西孙华从来都没有见过:四个方向各有l轮托着一块长方形的木板,一个人——说具体一点,是一个穿着破烂肮脏的人——正趴在这块木板上。他低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脸,但能看清他的那双伸出破棉袄的黑乎乎的手:左手撑着地面,右手把一个粘着泥巴的不锈钢饭盆向前一推,饭盆里那几块同样粘着泥巴的硬币便会随着哗啦啦地响一阵,然后,他缩回右手,默契地配合左手反推着地面,借助反作用力,这辆奇怪的小车就会向前滑去,两条比腿长的裤管在他的身后扫过。人们不知道他的腿怎么了,只是感觉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时好像很吃力,又好像很熟练。紧贴在他的背上,是一块用四根不锈钢管支撑起来的一个小木片平台,上面放着一套简易音箱装置,真不知这么狭小的空间,他是怎么把身体伸进去的。  这辆奇特的小车滑进了站台,那个把脸贴在地上的人端起他的不锈钢饭盆,急切地用盆底叩击着大地,盆里的硬币哗啦啦的响着,连同这盆底与大地碰撞的声音,盖过了音响里的歌声,直刺人的耳朵。  “当!”一枚硬币掉进了盆里。那哗啦啦的响声随即停顿了片刻,接着,却以更高的分贝响了起来。  投币的是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人。旁边站着一位老头,许是她的老伴,他略带愠色地瞪了老太一眼:“老东西!又上人当了!”  “就算上当吧,也就块把钱的事。”老太像是在宽慰老伴,更像在宽慰自己。  一位耳朵里塞着耳机,穿一身大红羽绒服的女孩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她的手机,她的右手拇指熟练地在手机键盘上跳跃着,不时还把脸深埋进衣领里嗤嗤地笑。因为是在等车,她显然没有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让她发笑的那个美好的境界中去。所以,当那个哗啦啦作响的脸盆挪到她那尖尖的,足有一寸长的皮靴后跟下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地让了让,好让脸盆和它的主人继续前进。而后,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她身边的同伴说:“我上大学的时候,听我们同学说,他们那里有一个村,家家户户出去讨钱,全村百分之八十的人家都竖起了小洋楼。”  “真的假的?”同伴似有不信。  “真的!就是他们邻村的!”  “哪有这样的事?哎哟!”同伴吃惊地摇了摇头,同时也为那只哗啦啦作响的脸盆让了条路“还真有这样的事啊?怪不得我听人家说有些乞丐白天乞讨,晚上进舞厅呢!”  “妈妈,你能给我一块钱吗?”一个约莫七八岁的男孩仰起头问他的母亲。  “你要钱干什么?”母亲奇怪地问。  “妈妈,你看这个人多可怜啊!你不是总教育我要同情弱者吗?我想我们应该给他捐一点钱。”  穿红羽绒服的女孩侧过身来,看了一眼这个长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的小男孩,低声对同伴说了句:“幼稚!”  “啊?哦!”男孩的母亲面带难色。显然她并不愿意满足儿子的这个要求,可是,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拒绝,她在钱包里拨弄了好一会儿。,她对孩子说:“好孩子,妈妈身上就两个硬币,还要坐车呢,下次吧。”说完,她无奈地朝周围的人笑了笑:“这世道,真不知叫人怎样教育孩子”她抱怨道。  看到这张充满了失望的小脸,孙华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并友好地向他做了个鬼脸。小男孩仰起头来,看见是一位友善的叔叔,他顿时感到很亲切。于是,他说:“叔叔,这个人好可怜啊!你看他的腿断了,不能走路了!”  “你怎么知道他的腿是断了呢?”  “你看,他的裤子拖在地上那么长,怎么不是断了呢?”  “那要是他的腿没有断呢?会不会是装出来骗人的呢?”  “啊?”男孩满脸的疑惑,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两只眼球那样清澈,可以非常清晰地映射出他视觉范围内的一切!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眼前这位戴眼镜的叔叔的问题。  纯洁的孩子,他怎么会知道这位叔叔其实这时是多么后悔他刚才说出来的话呀!呀!他对孩子都说了些什么呀?孩子,你可知道叔叔插在口袋里的手中正捏着一枚硬币好久了!  车来了。人们拥挤地涌到前门去。那辆奇特的小车熟练地调转头来向后门滑去。孙华站在人群后头,他总感觉好像落下了什么东西,四下找找却又没什么。他感觉手里热乎乎的,甚至有些发烫,是那枚硬币!  “当!”他做贼似的将那枚硬币扔进了那个不锈钢饭盆里,然后迅速挤上了车。  啊!小男孩还在看着他呢!不,他觉得好像有很多目光正在看着他:赞许、无奈、鄙夷、不解、谴责……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坦然、懊悔、困惑、彷徨,千万中复杂的感情充斥在他的胸口,他感觉喉咙口被什么东西梗住了。车厢里混杂着汽油味、烟味、下班的妇女们从菜场买来的鱼肉和韭菜的味道,他感到有点窒息了。从单位到家其实只有两站路,有时他也会步行,可是今天他却觉得这路怎么这么长?  终于到站了!孙华逃也似的跳下了车,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往家的方向走去。夜色已经完全降落了下来,尽管路灯通明,可是毕竟比不得白天,很多熟悉的景致在夜色下还是显得模糊了。这让他想起刚才那辆奇特的小车上放的《雾里看花》:“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世界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他不由自主地唱了起来…… 共 22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精囊炎该如何进行治疗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
患上癫痫病要如何做好护理呢
标签

上一页:戊戌赠高考学子

下一页:思雪